第2204章 金遁术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样公主岂不是惨了?被你们兄弟俩轮着来她也不知道?”有人笑骂道。

“一下子有了两个丈夫,为什么惨?”兄弟俩一脸疑惑,在他们看来,一个丈夫娶两个妻子肯定是赚了,一个女人嫁两个丈夫也应该同理啊。

众人哄然大笑,他们可算看明白了,这两人脑子有点问题。

宋青书一脸无语,心想一品堂的审核真是儿戏,这样的人是怎么通过筛查的。

此时躲在暗处观察的李清露气得浑身发抖:“一品堂那些人是干什么吃的,怎么把他俩放了进来!”

一旁的李秋水娇笑道:“清露也不要生气,等你大点了就知道两个丈夫的好处了,只不过这两人太丑了些,要是英俊美少男倒也不亏。”

此番言论引得旁边的耶律南仙频频侧目,心想有个这样的长辈,李清露要是被带歪了怎么办,宋大哥到时候可倒霉了。

台上传来了羽柴秀胜的哈哈大笑:“原本还以为只有我们东瀛才有这风气,没想到你们中原人也这样玩,哈哈哈。”

“台上两边都恶心,妈的,最好同归于尽算了。”台下不少人骂骂咧咧,显然看着他们太糟心了。

比武很快开始,倪不大倪不二虽然看着傻乎乎的,但手底下还真不含糊,最关键的是两人是孪生兄弟,可谓是心灵相通,一套合击之技下来,配合的默契程度甚至还要超过双剑合璧,羽柴秀胜挡住了左边挡不住右边,挡住了上边挡不住下边,很快便被揍得鼻青脸肿。

“八嘎!”羽柴秀胜好不容易跳出战圈,不敢再和两人近身搏斗。

“你快投降吧,你不是我们的对手。”倪氏兄弟憨头憨脑地说道。

“刚刚只是和你们闹着玩的,我东瀛忍术都还没使出来。”羽柴秀胜怒了。

“东瀛忍术?”别说倪氏兄弟,连校场中其他人也好奇起来,不少人都听过东瀛忍术的神秘,但没谁真的见过,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金遁术!”羽柴秀胜话音刚落,便撩起了衣衫,场中仿佛多了一个太阳,晃得众人根本睁不开眼。

也就宋青书等少数人看得清楚,羽柴

秀胜衣服内侧贴满了一层光亮的金箔,如今烈日当头,阳光被金箔反射过来,立马能晃花敌人的眼睛。

“啊~”

“嗯~”

两声惨叫响起,当金光褪去,倪不大倪不二已经倒在了地上,胜负已分。

南宋这边一群人啧啧称奇:“这东瀛鬼子的忍术真是神奇。”

“就是取了个巧而已,”黄衫女不以为然,“在我看来,还不如上次宝玉的那招,那才是正儿八经的金遁术。”

宋青书讪讪地笑了两声,其实东瀛忍者流派里,金遁术五花八门,有这样利用反射刺激敌人眼睛的,同样也有用金钱来收买敌人的。

“下一场,南宋丘通甫对阵高丽太子。”

很快宋青书身旁一个公子站起来,大摇大摆往台上走去,他是同签书枢密院事兼督视江淮军马丘崈的儿子,这个丘崈素来和韩侂胄不对付,当初北伐的时候,没少给拖后腿。

丘通甫上台过后,西夏官员继续喊高丽太子,不过其实大家都清楚,高丽使团出了那样的事,高丽太子肯定是没法出战了,一切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看他那得意劲儿,”薛蟠一想到为何自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不禁有些酸溜溜的,“这货明明和吕师道的妹妹不清不楚的,竟然也跑来招亲。”

“吕文德的女儿?”宋青书一愣,薛蟠对这些小道消息最清楚,想来不会乱说。

“听说他们本来都准备成亲了,也不知道为何会跑来参加西夏招亲。”薛蟠愤愤然地说道。

听到还有这层关系,宋青书不禁若有所思。

“下一场,蒙古小魔师方夜羽对阵台湾郑家三公子郑克壆!”西夏官员宣读下一场的名单,只可惜方夜羽已死,注定来不了了。

看着台上那个玉树临风的少年有几分眼熟,宋青书询问薛宝钗:“宝姐姐,这个郑克壆和郑家世子郑克爽什么关系?”

薛宝钗是皇城司的,自然通晓各方情报:“他是郑克爽的弟弟。”

“哦。”宋青书问了一声便不再关注,区区一个台湾郑家,现在的他根本不在意。

因为方夜羽的缺席,郑克壆不战而胜,西夏

官员宣读下一场比试:“木桌伦部陈家洛对阵青海派邵小鹤。”

听到双方身份,一个个开始窃窃私语:

“陈家洛不是红花会总舵主么?怎么成了木桌伦部的呢?”

“听说啊他们红花会和金蛇王宋青书不对付,最后红花会被宋青书给打散了,不得不避到西域去。”

“得罪了金蛇王?那真没法子了。”

“要是金蛇王来参加这次招亲,还有其他人什么事啊。”

“不过天下谁不知道金蛇王身边红颜知己众多,而且有了妻子,西夏公主嫁过去做小么?西夏可丢不起这个人。”

“可大宋两位公主也嫁给他了啊。”

“那是金蛇王对大宋朝廷有大恩吧,情况特殊。”

……

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声,薛宝钗神色有些尴尬:“齐王还挺出名的。”毕竟如今也算大宋的齐王,大家也算同一个阵营的人。

“他风流的名声谁不知道。”黄衫女冷笑一声,语气中仿佛充满了怨念。

一旁的宋青书假装没听到,反正现在顶着贾宝玉的样子也不怕被认出来。

台上的比试很快分出了胜负,青海派的剑法虽然有其独到之处,但陈家洛师从名师,而且毕竟曾经是个主角,那个邵小鹤又哪里是他的对手。

下一场,清国的纳兰容若出战,因为之前在客栈中产生的冲突,连高丽人都对付不了,让大家都有些轻视他,唯有乌云珠兴奋地替他摇旗呐喊,两人毕竟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自然想看到他抱得美人归。

这次的对手来自一个没听过的门派,一听就是跑龙套的,纳兰容若虽然有些文弱,但是正儿八经的御前带刀侍卫,打这样的对手还是毫无悬念的。

后面一场比赛主角是花拉子模王子扎兰丁,当然真正的扎兰丁已经回去了,假冒他的甄夫人如今听从宋青书安排不再露面,自然是参加不了比试了。

想到那一夜甄夫人丰满动人的模样,宋青书便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西域女子果然主动热情些。

不过当看到她这轮的对手后,宋青书不禁愣住了: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