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28灵石暴动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到底是哪个混蛋,敢在云灵石的矿洞中动用灵石?这是嫌自己的命太短了吗?”

“听声音,好像是个女人!”

“女人怎么了?女人就能可以肆意任性了?女人就可以不顾他人的性命,在云灵石的矿脉中动用能量了?”

“该死的,最好别让我知道,到底是哪个女人这么白痴。老子的云灵石,马上就能挖掘出来,她最好祈祷,不要引起云灵石暴动,把我挖掘的云灵石搞没了,不然她就算是死了,老子也不会放过她!”

“这样的人,真的是够愚蠢的,怎么可能在云灵石矿脉中,动用能量呢?!”

一声声不满的怒骂声,从这些狂奔着,冲出云灵石矿脉的修炼者口中响起。

他们的脸上,全部露出愤怒而又不甘的表情。

毕竟,很多人为了自己手中的云灵石,已经挖掘了很长的时间,甚至不少,都是即将能够挖掘下来了。

可是眼前,却出现了这种事情。

在云灵石矿脉中,最忌讳的就是引起云灵石暴动。

如果是不小心也就罢了,别的修炼者就算遇到了,也只能自认倒霉。

可如果是故意,像是冬玲这样的,那就会引起众怒。

冬玲发狂的地方,正好处于主矿脉中。

一些人疯狂冲击出来的时候,正好就看到愤怒不已的冬玲,于是大家也就找到了目标。

瞬间,就有数个人,直接抓着冬玲,冲出了云灵石的矿脉,然后根本不管这个女人到底什么身份,也不管她是个女人,直接暴怒的对她发动了攻击。

毛极丹和涂孙东这个时候,依然守候在云灵石矿脉的外面。

正常情况下,作为管事,带着自己负责的试炼新人,来到矿脉后,便可以离开了。

可是他们因为赌注的原因,便决定一直留守在矿洞外面,等待着各自的新人出来,免得对方会帮助各自的新人,进行作弊。

所以,这些人自然就看到,冬玲被一群修炼者,满脸暴怒的抓出云灵石矿脉,然后摔在地上,丝毫不顾绅士之度,狂暴的对着冬玲这个女人,进行攻击起来。

会进入到云灵石矿脉的修炼者,肯定不是云道宫的正式弟子,大部分都是参与试炼的新人。

这样的新人,对于毛极丹和涂孙东这个级别的人而言,其实是不会放在眼里的。

所以,哪怕被揍的是个女人,他们也没有一点要插手的意思。

反而还在旁边,幸灾乐祸起来:

“这些人有意思啊!突然间抓着一个女人,从云灵石矿脉中冲出来,这是想干什么?”

“我估计是这个女人白痴,在云灵石矿脉中使用了能量,这才引起了这群人的怒火。”

“使用能量?真的假的?那她就是活该了。”

“只是,我为什么觉得,这个女人,好像有点眼熟?”

“眼熟?你也这么觉得?我刚才看了一眼,也觉得眼熟,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人!”

“什么?咱们俩都感觉到眼熟?那岂不是说,这个女人,可能真的是我们认识的?既然是我们认识的,那说不定就是咱们云道宫的正式弟子了!”毛极丹的脸上,顿时露出震惊的表情。

“该死的。这群畜生,哪儿来的胆子,敢对咱们云道宫正式弟子动手的。”涂孙东的脸上,瞬间露出一丝暴怒的火焰,咬牙切齿的说道。

“可你刚才不是还说,她在云灵石的矿脉中,使用能量,就是找死的行为啊!”听到涂孙东的话,毛极丹颇有些诧异。

“那不一样!”涂孙东摇了摇头。“如果是一般的修炼者,这么做的话,确实和咱们没有关系,但问题是,这个女人,如果真的是咱们云道宫的正式弟子,咱们又在旁边看着,不去帮忙,到时候被有心人知道,咱们可就麻烦了。”

“那就去看看?”毛极丹迟疑着,点了点头,还是选择同意了涂孙东的提议,一起向着哄闹的人群走了过去。

“都给我住手!”涂孙东暴怒的呵斥道。

“住你麻痹,这个女人差点让咱们都死在云灵石的矿洞中,还想让我们住手!”人群中,一个愤怒到极点的声音,立刻骂了出来。

涂孙东的脸色自然变得十分难看。

在他眼中,一群狗腿子的试炼新手,竟然敢怒骂他这个正式的云道宫弟子,简直就是找死。

“砰!”

这里毕竟是云灵石矿脉外,又是对一群不属于他们云道宫的正式弟子动手,涂孙东一点愧疚感都没有,便直接出手攻击起来。

毕竟是正式的云道宫弟子,涂孙东的实力,还是非常强大的。

顷刻间,一道狂暴的拳招,轰向了这群修炼者。

“砰砰砰!”

几声不同程度的闷响之后,惨叫声也接连响起。

围攻冬玲的这群修炼者,瞬间惨叫着,倒飞出去。

“谁特码的偷袭老子!”倒飞出去的修炼者们,倒地之后,惨烈的痛叫着,目光看向了涂孙东和毛极丹两人,气急败坏的怒吼道。

“哪儿来的小畜生,竟然敢偷袭你大爷我!”

“草泥马的,有本事和老子正面对攻,偷袭算个瘠薄!”

一声声怒骂,传递到毛极丹和涂孙东的耳边,自然是让两人气急坏败起来。

“敢骂老子,知道老子是谁吗?”涂孙东怒吼道,眼眸中爆发出一股凶残的杀意,看着眼前几个人的目光,仿佛已经看到了死人似的。

“你……你是不是毛极丹大人?”就在这时,一个弱弱的声音,突然从人群中响起,让那群修炼者的怒骂声,戛然而止。

这群修炼者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同一时间,看向了说话那人。

“你刚才说什么?这里面有谁?”

“毛极丹大人!”说话的修炼者,目光紧盯着毛极丹,惊恐万分,但是语气却十分坚定的说道。

“云道宫的毛极丹大人?”

“是的!”

“嘶~”

陡然间,一群倒吸冷气的声音,从这群修炼者的口中响起,他们脸上的表情,瞬间从暴怒和嚣张,转变成恐惧。

即便他们心中对毛极丹的实力不屑一顾,可是对方毕竟是云道宫的正式弟子,根本不是他们这些土狗能够相提并论的。

甚至可以说,仅仅是一个毛极丹,就有资格,判断他们是否能够成为云道宫的正式弟子。

可是现在,他们竟然把这样的一位大人给骂了?

妈呀!

我刚才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恐惧,瞬间在这群修炼者的心中弥漫开来。

他们满脸的绝望,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结局似的。

涂孙东则是有些不服气。

他觉得,自己的名气,应该不比毛极丹差才对。

可是现在,因为一个人认出了毛极丹的身份后,却直接将他给忽视了,好像他就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似的。

“你们可知道,我是谁?”于是,忍耐不住的涂孙东,只能主动出击,咬牙切齿的问道。

“敢问,您是哪位大人?”认出毛极丹的修炼者,弱弱的问道。

“老子是涂孙东!”涂孙东看到对方的反应,就是一阵生气,不过还是气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