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二章 河洛(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三月河洛干旱少雨,蒙兀兵马借舟船便利,杀入伊洛河,便成功的将偃师东部及巩县的守军切割开来,将主要攻势放在伊洛河的东岸。

除梁师雄率两万东梁军从东面昼夜不休的进攻虎牢关外,三月中旬就有四万多兵马进入伊洛河东岸,从背腹进关虎牢关以及驻守嵩山西北麓诸寨的苏幕、沈鹏等部。

乌素大石、萧衣卿的意图很明确,不能攻陷白马峡及偃师城,邙山诸岭与洛阳、孟津等地浑成一体,韩谦有着内线调动兵力的便利,但嵩山西北翼地形险峻,他们只要有精锐兵马楔入嵩山之中,就能将伊东诸寨、巩县治城及虎牢关与白马峡、偃师等西翼的城寨切断开,而只要拿下伊东诸寨、巩县治城以及虎牢关,他们就能将这些地区与荥阳联成一片,从而打开河洛的东翼门户,后续在河洛地区继续作战,形势将变得有利于他们。

冯宣、陈昆守虎牢关,仅有一万兵马,伤病又多,在两面受敌的强大压力之下,只能放弃关城之外的阵地抢夺,将兵马都收缩回关城之中,据城以守。

东梁军以及蒙兀兵马进逼到关城之外,便得以将旋风炮等战械架设起来,尽夜不休的投掷石弹,轰砸虎牢关。

冯宣、周惮、苏烈诸部北上时,被迫将大中型战车、战械都留在下蔡等地,连同大量的精密铸件这时候也没有办法通过嵩南栈道运送过来,虎牢关内的工师、匠工只能因陋就简,打造一些简易的战械参与防御,但并不比敌军差上多少。

伊东诸寨,包括巩县治城在内,虽然犹部署苏幕、沈鹏等部两万兵马,但主要都是旧梁军将卒,战斗力不强,不要说在城外与敌军精锐争锋了,在近两倍敌军的进攻下,三月中下旬就连失数寨,损失五千余兵马,主将苏幕力战而亡,韩谦不得不令沈鹏率残部撤到巩县治城坚守。

巩县县城位于白马峡与虎牢关之间的中心点,伊洛河从城池西北流淌而过,乃是伊洛河东岸不容有失的关键节点。

而敌军在伊洛河东岸的进攻点主要集中到虎牢关及巩县县城,进攻更显得从容不迫。

为缓解巩县守军的防御压力,韩谦着温博、薛川负责邙山东岭的防御,他产自进驻白马峡督战,从邙山东岭、孟津等地抽调精锐兵马包括侍卫骑兵在内,都集中到白马峡东岸的白马寨,着韩东虎、李碛、王樘、霍厉、石如海等将,沿伊洛河东岸,轮番率部进攻蒙兀军在东岸的营寨及阵地。

进入四月,乌素大石将赵孟吉所部逾三万前蜀兵马,经水路调到伊洛河东岸地区,使得蒙兀及东梁军在伊洛河两岸的兵马增加到十余万众,战事更是进白热化。

韩谦也进一步调兵遣将,将曹霸、董泰、张广登等部分从嵩南栈道、双龙沟栈道调入河洛参战,从河洛募征两万精壮补入营伍,双方在伊洛河东岸进行拉锯作战。

虽然双方都有多次阵列被撕开、击溃的时候,但由于双方在两翼都扎下营寨、壕垒,每有交战,皆在后阵、侧翼留下大量的预备兵马,每每前阵兵马打溃,侧翼兵马杀入战场充当主力,掩护散溃兵卒后撤重新集结,避免在战局崩溃式的陷落。

也使得战事变得格外的残酷、血腥、惨烈。

虽说蒙兀人还是惜用其本部精锐骑兵,更多是用骁勇善战的骑兵参与侧翼作战,但在东岸相对开阔的区域,还是给守军制造大量的伤亡;也由于蒙兀骑兵的频频出击,提升了赵孟吉等部原本战斗力不强的兵卒士气,增加到守军的反击难度。

即便守军不时能将这些兵马打散、击溃,但蒙兀骑兵凶狠的从侧翼冲杀出来,常常无法扩大战果就被迫收缩后撤,以致并不能有效的杀灭敌军。

说起来还是旧梁军的兵甲战械在之前的战事中消耗太多,而棠邑军的精锐战械却没有办法及时运过来,韩谦再焦急也没有用——三月嵩山不时飘起绵绵细雨,对嵩南栈道的运力限制更大,甚至每天都有运兵不慎连同骡马摔下山崖。

三月下旬到四月中旬,双方的伤亡比例相当,考虑到大部分敌军还要处于不利的局势下进攻虎牢关等关隘城寨,就整体而言还是敌军更占优势。

敌军可以调用的兵马规模还是远在守军之上,不仅敌军的孟州大营能源源不断就近从王元逵、田卫业两部抽调精锐将卒,轮番送入伊洛河东岸作战,东梁军在虎牢关以东更是愁地形不利更多的兵马展开攻势。

虽然韩谦在河洛地区,也有大量的精壮可以征调,补充兵力的不足,但这些都是没有经过训练的新卒,大规模编入营伍,顶替战亡伤病,勉强保证诸部兵员满编,但整体的战斗力则是在不断的下滑中。

看到白马峡以东的拉锯战场战事惨烈,顾骞、雷九渊、朱珏忠等人甚至建议韩谦将兵马收缩回白马峡以西,寄望沈鹏、冯宣、陈昆能在虎牢关、巩县县城死守到大汛来临。

即便虎牢关、巩县治城其中有一座城池失守,也好过精锐损伤殆尽

;留下这些精锐将卒,才是东山再起的资本。

存人失地,还是存地失人,顾骞、雷九渊等人都有权衡,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弃守汴京了。

韩谦却知道虎牢关、巩县治城任失其一,都会叫河洛东翼的形势变得极其难看,而棠邑军的嫡系精锐还没有到必需撤守城池的时候。

拉锯战进行到四月下旬,禹河大汛并没有提前来临,但洛东、洛南地区连降大雨,使伊川等发源于伏牛山北麓、嵩山西麓的溪河水势大涨,而偃师、白马峡、巩县、虎牢关一带更是连日来淫雨霏霏、连绵不绝。

而在第二阶段战事之前,韩谦就有意破坏掉伊洛河东岸溪河沟渠的堤坝,以便在汛期来临之时,大水能将这一片区域冲击得更加的泥泞,加大积涝程度。

这一动作在这时候就发挥出巨大的作用,嵩山西麓的降雨从山谷里冲泄出来,沟渠被破坏掉,无法及时导入伊洛河、禹河,在伊洛河东岸地区横冲直流,泛滥一片。

敌军这时候不得不在东线暂缓对虎牢关及巩县的进攻,韩谦也才趁机将一部分兵马从白马峡以东的拉锯战场,收缩回白马峡以西的营寨休整。

冯宣、陈昆、沈鹏等将在两城也是抓紧这难得的喘息机会,救治伤病、组织军民用木栅、土石修填被旋风炮砸开的缺口,在城内开挖内壕。

敌军见连日大雨,兼排水沟渠为守军人为破坏,积涝严重,不得不将将战事的重心转移到西线,加强从禹河上游对孟津、函谷关、桃林塞等地的进攻。

虽说这一线主要是以旧梁军将卒守御,但之前近三个月的河洛战事都不在西线,至少潼关以东到偃师西部都没有遭受到像模像样的进攻,守御这一区域旧梁军将卒得到较好的休整。

韩谦之前又将李季所部调入孟津,兼之据禹河南岸而立的邙山,限制蒙兀骑兵投入作战,仓促间转移作战重心,使得敌军在接下来一个月时间里都没能有效突破西线的邙山防线。

进入五月中旬,随着禹河上游水势逐渐加强,关中、河淮以及河东等地降雨日渐增多,伊洛河东岸的积涝非但没有消退的迹象,反而变得更强严重,乌素大石、萧衣卿也被迫从南岸撤军,东梁军也从虎牢关前撤回到荥阳。

在双方都付出将近四万伤亡之后,第二次河洛战事也就进入尾声。

前后两次战事,新梁军高级将领除苏幕外,还有最早随谭育良在思州发动起义的董泰以及共他四名都旅级将领战死沙场。

虽说韩谦一贯反对高级将领冲锋陷阵,但在拉锯战场之上,蒙兀骑兵极善以小股精锐兵马穿插作战,给守军造成极大的伤害。

即便是棠邑军精锐,此时在河洛战场上缺乏能更加有效限制敌骑冲击的轻便战车以及穿透力更强的床子弩等战械,与敌军精锐野战,伤亡比例也是五五对开的样子。

徐明珍三月初再次联合司马潭举兵进攻下蔡、临濠等地,在河洛之外开辟第二战场,也于五月中旬收兵撤回涡水沿岸。

在东线战场,早年就投附韩谦、先后担任中方县令、棠邑水军司马的高宝,因与敌左楼船军水师在洪泽浦作战时,座船意外搁浅浅湖之中,他连同扈随近卫及船工逾两百人为左楼船军水师围攻牺牲,乃是东线战场牺牲的最高级别将领。

包括潼关、华州以及蓝田关附近的牵制战事在内,新梁军从二月下旬到五月中旬持续三个月的战事之上,战死沙场的将卒高达三万六千余人。

敌军直接战死沙场者,略高一些,但也有限。

当然,涉及到伤病的救治,新梁军的水平要远高过敌军,这也决定了敌军最终的伤亡要高过新梁军一截。

不过,不管伤亡如何,双方都没能整编制的全歼对方的精锐兵马,后续都有充足的精壮补入营伍,双方兵马规模也好、战斗力也好,都不会下降太多。

当然,韩谦坚信形势对他们更为有利。

嵩南栈道、双龙沟栈道经过三个月的整修拓宽,到五月下旬,运力就比以往提高逾两倍;而后续等到铁梁桥陆续架设完毕,重载马车得以直接通行于蔡汝与河洛之间,运力上的瓶颈更能进一步得到解决。

目前河洛地区,粮食布匹并不特别匮缺,每月一两万石食盐,哪怕是用骡马翻山穿岭的驼运,也能补充过来。

不过,河洛地区的工造,特别是战械的铸制,要想赶在入冬之时就提高到一个相当高的水平,仅仅是调来一批工师,还是远远不够的。

河洛能赶在今年初步恢复一定的战械、兵甲铸造规模,就相当不错了,但想要在兵甲战械的铸造中,大规模使用水力器械以极大提高效率,水力器械的部件、前期用以加强河洛守军的战械、兵甲以及建造战船所用的精铁铸件,乃至肥皂、油毡布、蔗糖、桐油等等,前期都需要从东湖、淮阳等地调运。

相比较传统,工师学院这十年来在叙州、淮西,不仅发展出更多种类的水力器械,其结构的复杂、精细程度,也远

超世人所想象。

绝大部分的水力器械,多为精密铸件,河洛这边暂时还不能生产,但这些精密铸件动辄四五百斤,走陆路翻山越岭,用人力或骡马驼运是根本行不通,而两三千斤重的大型铸造部件,更需要重载马车才能运输,这都依赖于陆路驿道的完善。

而冯宣、薛川、周惮等第一批精锐兵马北调参战,其暂时遗弃在许州、下蔡的床子弩、蝎子弩以及以往于战场上遏制骑兵冲击的各种轻便战车等等,一直到五月中上旬才陆续运抵邙山一线,都没能在河洛战场上怎么发挥作用。

不过,韩谦相信随着嵩南栈道的进一步拓宽,河洛兵马的战斗力到入冬之前必然有进一步的提升,到时候就可以给敌军一点颜色看看了。

韩道昌、韩端、秦问、韩建吉率领第一批从金陵放归及之前撤离的赤山会及秘司潜伏人员及家小三百余人,于五月中旬抵达洛阳。

此时的洛阳城还百废待兴。

前朝遗留下来的太微宫、紫微宫,早年朱裕坐镇河洛重建洛阳城时修缮过一回,此时则皆成一片废墟;梁师雄率残部撤从洛阳时,虽然仓促间没有能力破坏内外城垣,但纵火烧洛阳城三天三夜才熄。

旧梁军也是去年十一月中旬才全面进驻洛阳城,之后就经历那么多的曲折之事,全面的修缮、兴建还压根没有来得及着手去做。

目前紫微宫乃隋朝宫城所在,南侧的太微宫又是隋朝皇城,虽然两宫此时仅存遗迹,但由于涧河穿紫微城而过,而洛河又从太微宫与主城之间穿过,涧河与洛河相交之处水域宽阔,韩谦二月初旬决定在太微宫南城门伊阙门的遗址之上修建水营大寨及造船场,此时才初见规模。

不过,连造船场基础建设才刚刚形成规模,暂时连第一艘真正的战船还没有完整的造出来,只是征调二十多艘渔船操练。

朱裕坐镇河洛,重建洛阳城,实际也仅仅是重建了原隋都洛阳城的南城,面积相比前朝极盛时仅不到一半,但此时到处都是纵火焚烧过后的痕迹。

朱裕去年十一月进入洛阳城,将紧挨着河南府衙署的上阳苑辟为皇宫。

韩谦将前线战事交给温博、陈昆二人之后,率韩元齐、冯宣、韩东虎诸将返回洛阳城,也是因陋就简,住入上阳苑中,召见韩道昌、韩端、秦问、韩建吉等人。

时年六十有二的韩道昌,两鬓也皆霜白,坐在上阳苑宽敞的大殿之中,一时间也是感慨万千,谁人能想过短短十数年间,曾经的浪荡子摇晃已是国主之尊。

韩谦身穿蟒龙袍,坐在御案之后,雄健剽勇的身姿透漏出令人折服的威势,静静听韩道昌、秦问详细说及金陵城此时的局势,有些细节是书信很难面面俱到的。

听过之后,韩谦对金陵城此时的局势也暂未评价,跟韩道昌、秦问说道:“我禅继国主,虽然陆续成立左右内史府、监察府及军情参谋府执掌大梁十三州军政之事,但也只是将大体框架搭建出来,但各方面要进入正轨,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不管前朝中后期还是梁楚晋蜀等国,对中枢岁入的收支都极重要,除了将中枢财权分由户部、度支、转运三个部门掌握外,内廷还设内府局以及少府寺、太府寺掌山泽之利以及宫中宝货钱谷金锦及铸币等事。

再加上内廷多用宦臣,就形成内外廷的隔阂与对立。

得禅继国主之位,韩谦也极为意外,短短三四个月的时间,他主要考虑如何尽快的稳定河洛局势,对整个国家层面的机构改制,考虑都不是太深入。

不管中枢机构如何改制,韩谦并不担心他个人的权威会被削弱,但从后世经验来看,新的中枢机构改制,应尽可能消除内外廷的隔阂与对立。

而他主张大力发展工商业、力推平民教育,注定需要在集权与平权之间寻找更微妙的平衡。

目前大梁称国不称朝,韩谦也是顺势取消少府寺、太府寺等加强内廷权势的部分,韩谦决定在右内史府新置全新的官钱司执掌铸币以及负责管理境内官办及明间私属的金银行、钱铺等具有金融雏形功能的机构。

而原叙州官钱局则彻底改为类似银行结构及功能的大梁第一储蓄局。

韩谦希望由二伯韩道昌来执掌官钱司及大梁第一储蓄局,这也兼顾到当世利用宗族中人稳固权势的传统。

韩道昌虽然没有直接加参政知事衔,但他心满意足了。

韩道昌这几年深度融入棠邑的韩道昌,自然深知官钱司及大梁第一储蓄局的重要性,而他这些年主要精力都放在这一领域,对其他的军政之事,见解是在一般人以上,却还达不到冯缭、顾骞等人的水准,没有必要非要参与最高层的国政决策。

而他作为宗室耆老,即便不加参政知事衔,在河洛也不会有人认为他的地位比冯缭、顾骞等人低了。

现在最关键的还是助韩谦稳住河洛局势,夺下关中,奠定大梁一统天下的根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