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2章 圆环规划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有的时候,时间点巧合得令人惊讶。

周六上午方晟和郑南通为市府办公会出席问题小小碰撞了一下,下午申长古华就“路过”润泽!

为何说过于巧合呢?

在民间传闻里,古华一直对郑南通赏识有加;任大伟在发展白洋三十条措施万言书上批示,是古华在背后促成;郑南通逆境中意外得到提拔,据说也是古华点的将。

但申府办通知说得很合理,古华第一站视察白洋,第二站到临州,润泽则是第三站,不需要准备汇报材料,不需要安排参观企业,申长此行主要是了解三季度各项指标完成情况,听取正辅班子对四季度重点项目的规划与设想。

中午方晟与郑南通、娄伯林等常委碰头商量接待事宜,考虑到郑南通刚到润泽没几天,工作没抓上手,各方面情况也不熟悉,主要由娄伯林汇报;段勤介绍珑黄街旅游开发、两条高架工程、东城大道中段拆迁改造等项目;闻子项则汇报罗团在新尖精产业方面的发展情况。

段勤代表诗委,娄伯林代表市府,闻子项代表基层县区负责人,三位诗委常伟向申长汇报工作,无论规格还是级别都是适宜的。

在家的诗委常伟都参加汇报会,因为古华不仅是申长,还是申委副书计,是申委申正辅双重领导身份。

敲定接待流程后,方晟特意问道:“南通同志觉得怎么样?”

“可以。”郑南通道。

下午两点多钟,车队在方晟、郑南通车子的引导下鱼贯而入市府大院。

古华在热烈掌声中来到中会议室,参加座谈的有七位诗委常伟、正辅领导班子和发改、财政、税务等经济条线部门负责人。

甫一落座,古华就笑着说:“先说个好消息,白洋诗委已成立课题组重点研究南通同志提出的三十条措施,我觉得能有一半落实到位,白洋就能旧貌换新颜呀。”

郑南通道:“主要感谢申领导、古申长的大力推动和支持。”

“叫什么决定脑袋,接下来该琢磨发展润泽三十条了吧,哈哈哈。”古华大笑道。

郑南通陪着笑了两声。

方晟则道:“润泽的风格是在申委领导下想一条做一条,扎扎实实抓好基础性工作,促进经济平衡发展。”

古华指着方晟笑道:“到底从双江出来的,平衡,哈哈哈,那开始吧?”

方晟随即收敛微笑,按规定套路说了番开场白,然后根据事先约定顺序由段勤、娄伯林、闻子项做工作汇报。

开会前与申正辅办公室随行人员沟通,得知古华没打算在润泽吃晚饭,座谈会结束继续赶往下一站,因此汇报时间大为缩水,削减为原来的一半。

接待办领导暗自喟叹自打方晟来了之后,润泽真的留不住申领导,从任大伟到古华都不约而同只视察不吃饭,表明了生分的态度。

方晟却若无其事,整个汇报过程中聚精会神,偶尔插话做点评,偶尔补充汇报内容,偶尔提示四季度工作重心。古华也听得很专心,不时提问,不时在本子上记些数据。

官至厅级,控制会议时间的水平都炉火纯青,三位常伟汇报结束正好五点半,想着由申长指示半个小时然后启程。

“下面请古申长做重要指示!”方晟说着带头鼓掌。

古华慢斯条理看看记录的要点,侧过脸问:“方晟同志、南通同志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没有。”方晟说。

郑南通却顿了顿,出人意料道:“我想补充一点,即关于润泽中长期发展规划问题,呃,时间来得及吗?”

方晟充耳未闻不予回答。主持会议的虽是他,但古华着急赶路不想留下吃饭,方晟怎好表态?

古华笑道:“哪有时间限制,畅所欲言嘛,你说,你说。”

“那我冒昧了,”郑南通道,“尊敬的古申长,各位申领导、同志们,今天是我到润泽后第一次在这样重要场合发言,有点忐忑,说得不对之处请方书计还有各位同志斧正。谈到润泽的发展,刚才段勤等三位常伟同志说得很好,措施也很得力,显然由于方书计的英明领导而进步神速。”

说完前面的铺垫随即转入正题,他接着说:

“我注意到三位常伟谈的是近两三年内发展规划,实际上中长期也就是五年甚至十年的远景规划更为关键,它决定了润泽城市建设的大方向。只要明确战略方向,我们的短期规划才能态度更坚决、措施更得力!”

古华微笑道:“南通同志总是很有想法,具体说说润泽远景规划。”

郑南通道:“润泽是座古老的、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历史名城,前期方书计打造珑黄街为核心的旅游观光线路,我觉得就把握了这一内涵。我想这块蛋糕可以做得更大,建立三圆环式旅游城市。内圆环是珑黄街为代表的文化古迹、旅游资源,把它封闭起来加以保护,里面只建不拆;中圆环是润泽市民工作、生活的场所,逐步向现代化、都市化发展;外圆环就是罗团等高科新区、开发区等,要培育成完整的产业链……”

“文化旅游内城,”古华沉忖道,“南通同志可是大手笔哟,方晟同志,还有老段、伯林等常伟同志们,考虑过这个方向没有?”

段勤、娄伯林等人面面相觑,神情表示是第一次听说。

方晟从容道:“南通同志的想法新颖独特,接下来诗委常伟会要加以讨论完善,让天马行空的点子落地生根。”

这么一说,在场官员都听出郑南通的发言并没有在常伟会通过——当然他的苦衷是方晟根本没开常伟会,显然,在今天这样的场合贸然提出个人观点很不适宜。

古华当然也有感觉,见郑南通跃跃欲势还想说的样子,故意抬腕看表,然后说:“方晟同志说得对,规划设计要高端大气,具有前瞻性和发展空间,但实际运作要接地气,密切联系群众。诗委市府要围绕南通同志的想法多讨论,多调研,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润泽变得更美好!下面我就近期工作讲几点看法……”

古华等一行离开后,娄伯林等常伟均惴惴不安,准备迎接方晟雷霆万钧的怒火。

把个人的、未经常伟会讨论通过的观点端到申长面前,可是犯了官场大忌!

须知郑南通在白洋时向申委领导提交万言书,那是遭到诗委常伟会打压不得已而为之。

郑南通这样不打招呼就自张,会让申长误解得不到润泽诗委支持呢。

可方晟没说什么,淡淡地让大家回去休息;周日也没有任何举动,下午很放松地与苏若彤游了三个小时,谈谈说说,非常惬意。

直到周日晚上才让诗委办电话通知所有常伟,明天上午九点召开常伟会,不准缺席!

该发的火总要发的,这是主持工作领导的特权。

落座时常伟们注意到方晟脸色还算平静,倒是郑南通有些不自在。

宣布开会之后,方晟按惯例从段勤开始做自我介绍,一圈之后请郑南通发言。

郑南通看了看笔记本,道:“首先,我想就周六座谈会上未经常伟会讨论而提出个人想法表示歉意……”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也让方晟对他的印象扭转不少,觉得这家伙固然鲁莽了点,至少在工作方面光明磊落。

“自我介绍嘛,常伟同志们肯定都知道我的履历了,很简单并不复杂;我还是想利用今天难得的机会阐述一下建设三圆环式旅游城市的想法,大家不介意吧?”

方晟没说话,闻子项笑道:“南通同志把罗团划到最外面圆圈,我表示有点介意,罗团为什么不能列入核心发展圈?”

这一插科打诨让气氛略为轻松了些,段勤笑呵呵说:“照子项的说法,润松被列入中圆环就值得祝贺啰?”

郑南通认真地说:“三圆环在发展策略方面并没有轻重之分,而是城市功能和侧重点问题。作为内圆环核心区,它的功能很简单就是文化传承和旅游名片,最大限度保护古建筑群,深度挖掘旅游资源,我甚至设想利用河道形成类似护城河模式,正面修筑一道古城墙!”

“封闭式管理啊?”段勤本来笑眯眯边抚着肚子边喝茶,听到“古城墙”三个字笑容僵住,“南通同志设想中的古城墙有多长、多宽,总预算大概多少?”

车丛以前做过交通局长,接着问:“古城墙有几个门,三面河流需要增建多少座桥?里面居民交通问题如何解决?”

郑南通早有准备,道:“形成内圆环管理后,里面基本上不存在真正意义的居民,都迁到我所说的中圆环生活区。大家都玩过故宫,说白了内圆环就相当于一座规模更大的明清古建筑旅游文化城!”

贺铮两眼半睁半闭道:“确实是远景规划,我看十年都做不完,恐怕得二十年、三十年。”

“关键在于明确正确的方向,之后我们所有城建、旧城改造、旅游等思路就以此为基石坚定不移走下去,不会因为换领导就推倒重来,就重砌炉灶。”郑南通辩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