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二九章 白衣如雪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齐宁顿时露出尴尬之色。

眼前这人显然对音律十分精通,但自己听曲倒是没问题,若要谈音论剑,那实在是肚中无货,笑道:“先生是音律大家,晚辈并不通音律,只怕不能相陪了。”

那人露出失望之色,摇了摇头,并不多言。

“敢问先生可认识北堂煜?”齐宁开门见山:“晚辈是受了煜王爷的嘱托,前来拜见。”

那人竟无动于衷,喃喃道:“这一招若是遇到寻常剑客倒也罢了,若是遇上顶尖的高手,还是有瑕疵.......!”

赤丹媚蹙眉道:“和你说话,你听不见吗?问你是不是认得北堂煜?”

那人叹了口气,指向一条山路道:“你们上去,莫要多言。”

齐宁见到那条山路虽然狭窄,但好歹也能看出是一条路,就在瀑布边上不远,一条山路直通向山上。

他心下诧异,暗想难道北堂煜让自己找的并不是这个人,那人还在山上?

见斗笠人只顾着自己思索,显然是没有兴趣和自己多费唇舌,当下向那人拱了拱手,便即携着赤丹媚往那条上山的路过去。

山上林荫茂密,小路蜿蜒通向山上,曲径通幽,四周鸟鸣雀叫,真正的一派山野气息。

走到半山腰,却见到山道上站着一人,那人一身白衣如雪,不过二十出头年纪,样貌清秀,双手搭在一起垂在小腹处,头上无冠,也没有束发,在这山林之中,他一身衣衫干干净净,也算是难得。

齐宁与赤丹媚对视一眼,却听那人已经道:“在下高山,两位请随我来!”竟不多说一个字,转身向山上去。

齐宁和赤丹媚都是啧啧称奇,心下奇怪,暗想难道对方知道自己要来,否则为何会在半山腰等候?

既来之则安之,两人虽然觉得这九宫山十分古怪,不过却也都是冷静应对,没有事情自然更好,若真有什么麻烦,那自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随着那人往山上去,还没到山顶,折向另一条小径,没走多久,便瞧见一座竹屋矗立在前面,走到那竹屋前,白衣人高山才向二人道:“两位在这里暂且歇息,晚饭很快会送过来。”

齐宁拱手道:“敢问兄台,这里的主人到底是谁?我们是受了煜王爷的嘱托,前来拜会这里的主人。”

“两位不用急。”高山露出一丝浅笑:“看两位风尘仆仆,自然是远道而来,既然到了这边,就好好歇息一番,主人等两位休息好,自然会相见。”

齐宁微皱眉头,赤丹媚已经扭着腰肢走到高山身后,抬手放在高山肩头,腻声道:“小兄弟,你也知道我们是远道而来,你们家主人到底是谁,有些什么性情,你总该告诉我们,我们事先知道,见面之时,也就不会失了礼数。”

她虽然还是一身男装,但一说话,那娇腻的声音任谁都能知道是个女人,而且她艳丽天生,媚眼如丝,即使穿着一身粗布男装

,去依然难掩她的妩媚风情。

以赤丹媚的魅力,就算是定力极强的和尚也未必能够把持得住,更何况一个年轻人。

齐宁心下好笑,不过也确实想知道九宫山的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而且赤丹媚风情一出,那可谓是无往不利。

孰知高山竟然淡定自若,比和尚还和尚,定力十足,浅笑道:“主人很快就与两位见面,两位也不必急。”一拱手,却是不再多言,转身而去。

赤丹媚看着高山离开的背影,有些沮丧道:“这小子一定不是男人。”

齐宁哈哈一笑,进了竹屋,里面摆设简单,却十分干净,桌上竟然摆放着一篮子瓜果,还有一只酒坛放在桌上,贴着红纸,上面写着“百草酿”三字,屋内不但有山林中的树木气息,还弥漫着瓜果的清香味道,倒是沁人心脾。

两人连日赶路,倒也破有些疲惫,齐宁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四肢展开,一阵轻松,赤丹媚却是走到竹床边,向后躺倒下去,娇声道:“咱们都好多天没有好好睡一觉了,要不咱们先在这里抱着睡一觉?”

齐宁看了她一眼,叹道:“你莫勾引我,咱们对这里的情况还不了解,待会儿我禁不住抵挡,和你胡天胡地起来,被人瞧见,总是败了我的名声。”

赤丹媚噗嗤一笑,随即侧躺在床上,手臂支着螓首,道:“咱们上山的那条路,就在瀑布旁边,我上山的时候仔细看了看,这山上除了那条路,到处都是荆棘藤蔓,那是唯一上山的道路,你说那个疯子是不是守在路口,是个看门犬?”

齐宁知道她说的“疯子”自然就是瀑布下的那斗笠人,狐疑道:“看门人?那人的武功十分高明,应该不在你之下,他这等高手,怎会给人看守道路?”

“你也不用忌讳。”赤丹媚叹道:“那人的武功只在我之上,可是我想来想去,这天下间似乎没有几个这样厉害的人物。如果他真的是看守山路,那么这山上的主人又岂不是更厉害?”猛然意识到什么,赫然坐起身,柳眉蹙起,道:“不会......不会这山上真的是大宗师吧?”

“大宗师?”齐宁摇头道:“你师父白云岛主当然不可能在这里,剑神也绝不会在此,北堂幻夜.......!”身体一震,苦笑道:“难不成北堂幻夜会在这里?”

赤丹媚道:“那可说不准。北堂幻夜多年都没有消息,连岛主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若是他真的远离喧嚣,躲在这里怡然自乐,那也不是没有可能。”

齐宁苦笑道:“如果真的是北堂幻夜,咱们就真的中了北堂煜的圈套,自投罗网来了。”

“那倒未必。”赤丹媚娇媚一笑:“你是剑神的后辈,我师父是白云岛主,北堂幻夜若真想对付咱们,总要想想那两位大宗师。而且咱们与他无冤无仇,他为何要对咱们不利?不过这山上的主人一定不是普通人,北堂煜说是他的心腹,我看这里的主人还真未必看得上北堂煜。”

随即疑惑道:“只是北堂煜为何要让咱们来这里?”

齐宁想了想,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终是道:“总要见到他的,等见了面,一切也就清楚了。”

没等多久,便有两人送来饭菜,这两人都是三十多岁年纪,倒不像高山一身白衣如雪,而且青色的短衣短裤,两人肌肉结实,想来是在这山上来来去去,所以练得一身好体魄。

摆放好饭菜,两人便即离开,自始至终都是一言不发。

三菜一汤,炒竹笋、炒木耳,一碗青菜,还有一碗山菇汤,都是素菜,也是山上就地取材,另外又用极粗的竹筒装的竹筒饭,需要倒在碗中食用,两人腹中还真有些饥饿,齐宁给赤丹媚盛好饭,赤丹媚这才走到桌边坐下,看了桌上的菜肴,笑道:“果真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岛上常年都是鱼虾,上了山却要吃这些山笋了。”冲着齐宁笑道:“你说他们会不会在饭菜里下毒?”

“赤女侠行走江湖多年,经验丰富,要不你帮着查一查?”齐宁已经拿起筷子,夹了一片山笋入口,点头道:“味道不错,果然是原汁原味的山里货。”

赤丹媚叹道:“出门在外,总要小心一些。”却也拿起筷子,道:“罢了,你都吃了,真要中毒,我陪你一起就是。”

两人用过饭,那两名青衣人竟似乎是掐着点过来,收拾干净,迅速退了下去。

齐宁本想带着赤丹媚在山上四处转转,但想到自己此来毕竟是有求于人,高山让自己在这里歇息,话中意思显然也是不希望自己在山上四处走动,自己现在是客人,也没有必要惹起主人的不快,就在竹屋等候。

赤丹媚倒是往床上躺下,两人离京之后,日夜赶路,还真没有好好歇一歇,赤丹媚却是趁这个时候补补觉。

等赤丹媚一觉醒来,天色早就黑下来,桌上点了油灯,赤丹媚起身伸了个懒腰,整理了一下,这才走出门,见到齐宁就坐在门外,还没说话,齐宁却已经抬手往山顶指了指,赤丹媚循着齐宁手指方向望过去,却见到夜色之中,山顶处竟然有极为显眼的火光,那火光并非一处,却有五六处之多,显然是山顶有人居住。

“路上有人说这里闹鬼,想必就是看到了上面的火光。”赤丹媚轻笑道:“咱们要不要上去看看?”

“上去?”

“总不能一直等下去,他让咱们等,咱们就一直等?”赤丹媚道:“你们楚国的军队还在北汉,等着寰宇图救急,早一日拿到寰宇图,咱们就可以早一日回去。”望着山上的火光道:“上山到现在,这里的人都故弄玄虚,也不知道到底玩什么花样。”

正在此时,齐宁却瞧见不远处有一点火光亮起,那火光正往这边移动过来,很快,便见到白衣如雪的高山手提一盏灯笼走过来,先向齐宁躬了躬身,道:“两位请随我来!”

齐宁和赤丹媚对视一眼,心想看来是这里的主人要请自己过去相见了。

(本章完)